2022年12月6日

yabovip官网_yabo2020

yabovip官网_yabo2020权威正网,原生客户端是本公司自主研发的原生客户端,yabovip官网_yabo2020致力打造一个专业的绿色动力研发生产,yabovip官网_yabo2020宛如置身于一个真实的世界,和小伙伴们一起创收。

多特蒙德与罗泽一次尚未开始就注定失败的联姻

继门兴格拉德巴赫(赛季一结束就宣布与许特尔分手)之后,另一支“普鲁士球队”多特蒙德也决定跟仅仅执教了一个赛季的贵价教练分道扬镳:一年前花了500万欧元从门兴挖来的罗泽,在周五丢掉了帅印。

谁能想到,一年前这场源于多特蒙德挖角门兴的连锁换帅,竟然已经上演了大结局:在许特尔与罗泽先后下课之前,范博梅尔(甚至包括他的继任者科费尔特)已经被沃尔夫斯堡解雇。这场涉及到4支德甲球队——多特蒙德挖门兴(罗泽),门兴挖法兰克福(许特尔),法兰克福挖狼堡(格拉斯纳)的换帅连环套,联赛排名仅仅第11但勇夺欧联杯的法兰克福(与格拉斯纳),出人意料地成为了大赢家。

多特蒙德与罗泽的分手固然令人大吃一惊,但其实也早有苗头。罗泽今年以来在舆论与多特蒙德球迷当中的口碑一路走低,要求他下课的呼声早已有之。而且在联赛倒数第2轮客场3比1击败副班长菲尔特之后,即将接替佐尔克成为体育主管的凯尔被记者问及罗泽下赛季还是不是多特蒙德主帅时,竟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今天我想是这样的。”随即记者将凯尔的“答案”转告罗泽,后者反应异常激烈,“我对此能说些什么?你们这些人总想搞些事情。”

尽管凯尔第二天在出席一档电视节目时立即“纠正”了自己的说法,强调罗泽下赛季继续执教是他们的计划,而且目前正与罗泽紧张准备新赛季,尤其是就引援事宜密切磋商,但如今回过头来看,赛后那番发言显然才是凯尔(以及高层)的真心话。当然,凯尔也没有撒谎,罗泽确实直到下课前都一直积极参与组军事务。像聚勒、尼科施洛特贝克和阿德耶米的引进,都是罗泽直接参与其中,而这3名德国国脚都是符合罗泽那种“红牛足球”要求的类型——有侵略性,有速度,无球与有球能力兼而有之。因此,多特蒙德在这个时间与罗泽分手也确实是令人意外,甚至完全就是计划外的决定。

多特蒙德总裁瓦茨克、体育主管佐尔克、职业队主管凯尔以及外部顾问萨默尔,在周四与罗泽开会分析检讨刚刚结束的这个赛季。《踢球者》披露,会议时长3小时左右,原来并不是为了讨论是否换帅。但随着会议的深入,高层与罗泽之间对于进一步合作产生了越来越大的怀疑,最终共同作出了分手决定。会后罗泽的公开表态表明,与其说是他被高层炒了鱿鱼,不如说是他自己不想凑合过了,“尽管度过了一个有太多不确定因素的艰难赛季,但我对于我们所走的路是深信不疑的。不过在我们的对话过程中,我感觉高层对此不再100%地确信了。因此,我们最终共同决定结束合作。”

多特蒙德高层不再充分信任罗泽的原因是什么?显然,联赛成绩这一项最重要的指标,罗泽是及格有余的。多特蒙德从第4轮战罢就一直稳居积分榜欧冠区,第8轮打完后就一直排名第2,几乎始终没有感受到身后球队的威胁,可谓稳夺亚军。然而,正如总裁瓦茨克所说的那样,多特蒙德在杯赛当中“没能尽最大可能去把握住机会”。多特蒙德在一个公认容易的欧冠小组中取得2连胜的完美开局,却最终提前1轮丧失出线机会。改道欧联杯淘汰赛附加赛后,他们又完败于“弱小”的流浪者。在德国杯当中,罗泽的球队更是在1/8决赛就被德乙球队圣保利爆冷淘汰,卫冕失败。此外,在季初的德国超级杯当中,他们主场1比3完败于拜仁。

没错,多特蒙德球员本赛季累计伤停超过2000天,确实对罗泽的工作造成极大困扰。赛季由始至终,罗泽从来没有排出过一套理论上的最强阵容。从3次肌肉伤停的头号射手哈兰德(累计伤停近100天,缺席16场比赛),到去年9月国际比赛周从国家队带伤归来后就几乎没有健康过的美国新星雷纳(累计伤停超过半年,错过34场比赛,2次在比赛中哭着伤退!),再到后防中坚胡梅尔斯(累计伤停超过110天,错过了11场比赛),甚至连门将科贝尔(累计伤停超过40天,错过6场比赛)也不能幸免。更何况,多特蒙德这套阵容基本都是按照法夫尔的要求搭建,有太多不符合罗泽战术要求的球员,甚至是冗员。

然而,伤病再多,球员再不对胃口,也无法完全掩盖罗泽自身有太多工作细节不达标的事实。首当其冲的是防守问题。去年7月初,罗泽在上任后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明确指出:“我们上赛季失球太多了,我们得解决这个问题。”结果?多特蒙德本赛季的防守比上赛季还要差,34轮联赛丢了多达52球(比上赛季多失6球),为勉强保级的2007/08赛季(失62球)以来的最差防守表现,各项赛事46场总计丢了74球,场均达到1.61球。

本赛季2次对阵德甲第3名勒沃库森,多特蒙德总共丢了8球,其中在主场2比5惨败。

还有一项数据说明了罗泽的不济:他带队46场,赢下27场,胜率近六成还凑合,但场均只拿到1.85分。自克洛普2015年夏天离开之后,只有2017/18赛季先后执教的博斯(场均1.25分)和彼得施特格(1.58分)场均积分更低。执教了2个赛季的图赫尔场均可以拿到高达2.12分,而法夫尔(2.01分)和特尔齐奇(2.00分)的场均积分也在2分以上。

没错,多特蒙德以85球刷新队史单赛季德甲进球纪录(超越了法夫尔执教的2019/20赛季的84球),但球队真的踢出了罗泽所代表的“现代的、有攻击性的攻势足球”(佐尔克在罗泽履新新闻发布会上的描述)吗?联赛首轮主场5比2大胜法兰克福的那一场是!那场真的给人以“梦回克洛普时代”的感觉,将几乎所有多特蒙德球迷的期待值直接拉满。问题就在于,除了那一场,罗泽想要踢出来的“工人足球”根本就没有真正出现过。

随着赛季深入,你会感觉这支多特蒙德跟法夫尔手下的那一支并没有本质区别,进攻踢得琐碎,缺乏冲击力,没有激情。最要命的是,但凡关键比赛,那种根深蒂固的软弱气质就会“借尸还魂”。去年10月,在联赛积分榜上仅以1分之差紧咬拜仁之际,多特蒙德竟在欧冠小组赛第3轮客场0比4惨败给阿贾克斯。这场看似意外的惨败,为随后几个月一系列逢强必败拉开了帷幕。最终,多特蒙德被阿贾克斯背靠背双杀(总计丢了7球),在联赛中被莱比锡RB双杀复仇(总共丢了6球),德国超级杯和联赛两回合面对拜仁更是全败(每场都丢3球)。

除了对阿贾克斯的0比4,罗泽的球队还在欧联杯2比4输给流浪者,联赛中则有2比5输给勒沃库森和1比4不敌莱比锡的“经典惨案”——更要命的是,后面这3场都发生在主场,对莱比锡那场还是伊杜纳信号公园时隔长达763天之后重新坐满了81365人!“锦上添花”的是倒数第2个主场被升班马波鸿4比3逆转,本赛季两回合“鲁尔区小德比”1平1负不胜。

不仅逢强必败,多特蒙德还逢生死战必败,即便对手并不强,例如欧冠小组赛倒数第2轮客场1比3完败于里斯本竞技而提前1轮出局,又如对流浪者次回合上半场2比1领先,最终却被逼平2比2,宣告翻盘失败。或许,这种大场面总是拉胯的表现,才是导致罗泽失去高层信任的最关键因素。毕竟上赛季在特尔齐奇担任临时主帅期间,多特蒙德还明明展现出遇强愈强的面貌(反而容易在“弱队”身上丢分),不仅联赛和德国杯决赛三杀了纳格尔斯曼的莱比锡,还在欧冠1/8决赛淘汰了塞维利亚,1/4决赛尽管两回合都以1比2不敌曼城,但也完全配得上虽败犹荣的评价。包括客场对拜仁,哈兰德在开场9分钟内就梅开二度,多特蒙德直到第88分钟才因拜仁一个有极大犯规嫌疑的进球而功亏一篑。

除了球队的成绩和风格,罗泽在育人方面也没能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除了英格兰中场新星贝林厄姆保持良好的成长势头(但也在赛季中途因一些不尊重队友的言行引发过争议),其他本该快速涨球的年轻球员都不见进步,甚至压根得不到机会。

雷纳的不幸错不在罗泽,但穆科科和克瑙夫这两位上赛季在特尔齐奇手下还能偶尔制造惊喜的德国U21国脚几乎派不上用场,则绝对是罗泽的锅了。穆科科确实也受到了伤病困扰,但即便健康的时候,他也很难在比赛前80分钟内得到出场机会,整个赛季下来只代表一线分钟,并因此萌生去意——如今随着罗泽离开,穆科科或许有了留队的转机。

克瑙夫因苦无出场机会(甚至要经常回二队打德丙以保持状态),而在冬窗租借到法兰克福锻炼。没想到,这位边路球员在法兰克福不仅立即成为主力,还在欧联杯夺冠的过程中发挥了相当关键的作用——1/4决赛对巴塞罗那首回合轰入世界波,以及半决赛对西汉姆首回合49秒就头球首开纪录,个人甚至还当选为欧联杯最佳新秀!尽管大球会的替补一到了中小球会就打上主力很正常,但克瑙夫在右翼卫位置上的全能表现,至少证明了他在多特蒙德的时候,出场顺位完全不至于落在帕斯拉克之后,而至少可以跟马里乌斯沃尔夫竞争,绝对派得上用场。

正所谓“勉强无幸福”,多特蒙德与罗泽确实没有继续合作下去的坚实基础了,只是选择在新赛季组军已经启动,甚至在签下了3名符合罗泽要求的新援后才换帅,多特蒙德高层的做法多少也令人费解。尽管有球迷为凯尔的雷厉风行拍手叫好,但这位即将升任体育主管的前队长在这个决策过程中究竟扮演了何种角色尚不可知。而且相比于不愁找不到新工作的罗泽,更大的输家其实是多特蒙德俱乐部和高层。因为与罗泽的这场合作,他们从一开始就搞砸了,甚至可以说是损人不利己。

在2020年12月解雇了法夫尔之后,多特蒙德首先临时扶正了助教特尔齐奇,然后一边观望特尔齐奇的执教表现,一边物色潜在的新主帅,最终在去年2月中旬官宣利用罗泽与门兴合同中的解约金条款完成挖角。结果自那之后,军心涣散的门兴自由落体,一度遭遇7连败,欧冠与德国杯双线出局(德国杯正是被特尔齐奇的多特蒙德淘汰),联赛最终也跌出欧战区。罗泽在更衣室和球迷当中口碑与人设崩塌,时任体育主管埃贝尔甚至一度动了提前炒掉他的念头。

雪上加霜的是,起步平淡的特尔齐奇在赛季冲刺阶段上演绝地大反击,不仅大胜莱比锡拿下德国杯,还在联赛中以一波7连胜反超一度7分领先于他们的法兰克福,抢回了欧冠入场券,变身“多特蒙德的弗利克”。尽管特尔齐奇最终没有回到助教位置上,而是成为新设的技术总监,令罗泽避免了最大的尴尬,但带着一身晦气入主多特蒙德,罗泽从一开始就背负着太多不必要的压力。而当时多特蒙德也确实没有任何办法撤回聘请罗泽的决定,于是双方都只能硬着头皮上。

如今,多特蒙德让特尔齐奇重掌帅印已是箭在弦上,这既是一个合乎逻辑的选择,也是一场豪赌。在罗泽身上白白浪费掉的那笔500万欧元解约金事小,关键是在已经浪费了一个赛季之后,决心重新大干一场的多特蒙德如果来季仍然不见起色,首先背锅的就不会是教练,而是以瓦茨克为首的领导层。

《图片报》也认为,让特尔齐奇重新执教的决定既聪明又危险。特尔齐奇在多特蒙德球员和球迷当中大受欢迎是不争的事实,但他的工作能力究竟有多强——只是满足过渡需要,还是能将球队带到新的高度?答案看上去模糊不清。如果连高层也无法从一开始就对这个人选深信不疑,今后的发展可想而知。而就算瓦茨克、佐尔克、凯尔和萨默尔都一致认可特尔齐奇,但如果这位39岁的“真黄黑”(生于距离多特蒙德只有30公里的门登)无法立即取得成功,早已在高层当中形成的那种“有毒气氛”(《图片报》语)也必然会进一步恶化。

罗泽来了又走,特尔齐奇走了又来,令多特蒙德陷入极大的尴尬。同样尴尬的是受到牵连的门兴,他们到头来也要找回原来的那一个。在许特尔身上浪费了高达750万欧元解约金与一年时间,甚至付出了体育主管埃贝尔中途离任以及与效力5年的后防中坚金特尔不欢而散等惨痛代价之后,门兴决定请回被多特蒙德扫地出门后就一直赋闲的法夫尔,双方将签约两年,如无意外将在周日官宣。

这位已经64岁的瑞士老帅在2011年2月到2015年9月间,将门兴从濒临降级的烂队带成了进军欧冠的“拜仁克星”。如今摆在他面前的这个烂摊子,远没有初次接手时那么难收拾,但也绝对不容易。而在去年这个连锁换帅中也一败涂地的沃尔夫斯堡,则很有可能聘请赋闲的前德甲冠军教头尼科科瓦奇。这3家德甲第二梯队的中坚分子,在瞎折腾了一年之后,都会找到自己的“Mr. Right”吗?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